长乐路小店的衣服怎么样:爱上海旅游网:年度最感动!长乐路100个上海故事,都看哭了

关注跟俞菱逛马路,支持有温度的街边店。

站在长乐路、茂名南路路口,一个法国人是找不到法国总会的(茂名南路58号,日资花园饭店),上海设计师陆坤是找不到15年前的那个小裁缝,上海作家张爱玲却可以准确找到当年华懋公寓那一件华美的袍子(锦江饭店,茂名南路59号)

周信芳的后人,是可以站在家门口,找到长乐路788号,旧照片里的父亲。

长乐路,旧称叫蒲石路,位于上海市中心,东西走向,东起重庆南路,西至华山路,与淮海中路平行。

信件通过门牌号找到收件人,千里万里也要投递;狗通过鼻子,十万八千种气味也只有一种属于家;鸽子通过磁场,东南西北中,只降落在该降落的巢。

我们的记忆,降临在一条温暖的马路上。

那些马路上确定的细节:建筑,门牌号、店名、忙着打招呼的店主,喜爱的东西。

这些温暖的事物,正是一条马路百逛不厌值得的地方。

在国外,有一种记忆叫百年老店

不变的位置,不变的商品,不变的规模,不变的招牌。

那是件美好的事,确定性的马路,等待记忆、回忆、追忆,慢慢来袭。

2015年9月,跟俞菱逛马路盘点了长乐路21家街边店,至今有一半消逝于快时光的车水马龙。

我们在一个瞬息万变的世界,在不确定的环境中间。

建筑在变,店铺在变,人在变

气味,品味,品位都在改变

而记忆,随时、随地、随风、随爹娘...

100人的长乐路故事——

2018年,跟俞菱逛马路开年大篇,新年献词,逛马路社论。

我们邀请100个人一起讲述长乐路。

俞菱跟长乐路,也很有渊源呢

俞菱职业生涯的第一篇采访,《上海壹周》刊发的第一篇,采访的第一家店,都在长乐路(2000年,瀚艺旗袍,褚宏生)

逛上海不到长乐路,等于没有到过上海。

俞菱2010年出版的《最不能错过的上海小店》,两位时尚界著名大咖撰文推荐这本书,并不约而同地说起长乐路:

@超模秦舒培

每次时装周间隙我都会飞去上海,到长乐路、巨鹿路上的小店淘衣服。当我再次回到纽约,我的经纪人都会睁大眼睛问,这是哪里买的?真是时髦。我一说价钱,他们都恨不得马上跟我飞来上海。

@金马影帝阮经天

我每次来上海有件事是必做的,那就是抽空去逛街。第一次来上海之前,我就有向朋友打听,上海哪里有比较集中的街头潮人服装店,所以来了之后就直奔长乐路,那里有很多特色小店可以逛。

那已经是8年前...

长乐路,这条有故事的马路

今天,我们分享100个故事

数一数呗,文本如有不足100个故事的部分,那是俞菱特意为你留白,请到下方留言,分享你的长乐路故事!

长乐路上,你逛着逛着,就逛进他人的故事里。我逛着逛着,就逛进你的故事里。

这样的上海,温暖,确定,最不能错过!

当年接送孩子上学,长乐路常走。这条路应该有100多年历史了吧?有许多新里旧弄,也有不少洋房。法租界时,是上海东西向街的一条重要马路。与旁边的新乐路相比,好像更市井一些。有连排的旧平房、菜场、杂货店等,现在又开出了许多个性小店。是一条融合中西,有许多故事的马路。只是需要有心人去慢慢挖掘

@陈丹燕(海派作家)

上海这座城市对我恩重如山,我是这个城市培养出来的历史上第一个女儿国的女大学生。我爱上海,也陪着这座城市成长,我的心一直祝福着这个城市的点滴。喜欢长乐路这条街,是因为喜欢这个名字而生情的,长乐,长久地快乐,逛起来真心快乐,我在长乐路一家叫CAT店没少烧钱,并和店老板双胞胎姐妹成了如家人一般友谊。长乐路上结善缘

@杨二车娜姆(民族文化大使,著名作家)

我熟知的长乐路,是靠近成都路瑞金路这一带的长乐路,它是市井的长乐路,马路两边是石库门。石库门带来的是人多,于是长乐路的市井也就有了人多的市井,比如长乐路成都路路口,有一家米店。买米买面粉都是要排队的。也因为人多,学校也多。长乐路一小,简称长一,还有长二,长三。长一的游泳特别好,除了好些著名运动员。其中有一位叶瑾,她带出来了宁泽涛,至今还是海军游泳队的总教练;我熟悉她,因为我和她读了同一个中学:向明中学在长乐路上也有一扇门。与向明中学相差几个门牌号码的,是上海科学院,它不是在淮海中路吗?长乐路是它的后门。在社科院后门的对面的石库门人家,有一扇门总是开着,是一个修手表的个体户,眼睛上戴了一个吸附式的放大镜,每天都是开着门,总是有人来修表,配电池。年纪不很大,笑嘻嘻的。有一天,这扇门关上了,因为动迁了

@马尚龙(海派作家)

长乐路是最喜欢逛的小街之一,十多年前那里有很多时髦的小店,总能买到些特别的设计,还记得台湾卤肉饭,总是和一帮吃货小姐妹在一起“撸”饭,126路一部头就可以去淮海路和人民广场,那时候简直感觉那里是我生活的最中心

@佟晨洁(超模、演员)

我的第一份工作在花园饭店,员工入口就在长乐路上。对面的锦江迪生是上海最早的品牌聚集地之一,曾经在那里做过Versace的开幕活动 好朋友的建筑工作室和餐厅也开在长乐路上,机缘巧合的是,之后这里变成了李晨的第一家NPC。算起来,我和李晨快20年了,和他一起做NPC的各种活动也不下十次。长乐路在我脑海里有很多年轻的回忆,潮流的印象。

@包一峰(ART021联合创始人)

1989年夏日,我特别记住了那些夜晚,因LING的邀请,我总是兴致盎然地走进桃园酒家,长乐路1221号的那个空间

我可不是去晚餐,我是去“会见”港台歌星。

不要误会,歌星们出现在G30东芝录相机上,通过磁带与电视机的连接,我得以与他们相见,并且,我完全地沉醉在他们如泣如诉的歌唱中,他们:王杰,齐秦和赵传。

我深刻地记住了那些夏日,无法忘却《安妮》、《狂流》和《我是一只小小鸟》的一个原因,乃是当黎明即将到来,我走在回家路上,被上海最早的卡拉OK之一所催眠了的我,竟然狂热地产生要做成一个流行歌手的妄念:被歌唱所征服,并且,通过歌唱去征服,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人生啊!

@王唯铭(海派作家)

我以前去长乐路大部分是去逛街,有很多小店,买衣服,买蜡烛,买玩具,还有以前很爱吃长乐路的新旺茶餐厅。在那条马路上买过旗袍,兰心剧场看话剧

@黄龄(知名歌手)

“巨富长”里头,长乐路最长,长到能串起许多条我常逛的小马路,于是我和长乐路的故事,往往都留在了路口街角:我的第一套西服是在锦江迪生买的,第一次书店里的约会在韬奋书局,第一次英式下午茶(也是约会)在ROSE 咖啡厅,第一次在兰心看戏被放鸽子…终于有一天陪着我的新娘来做旗袍、订了锦江北楼(华懋公寓)的婚房…….路真是要够长,故事才够多

@王臻(钲艺廊店主)

我是从郊区来的“乡下人”,长乐路在中专时代对于我来说是万花筒,马路两边开着各种令人眼花缭乱的小店。在那段只能看看买不起的岁月里,这条马路给了我一笔巨大的眼界财富。我特别喜欢曾经的长乐路上店铺的混搭格局,靠东的这片曾经是国内原创品牌的“孵化营”很多 国内设计师都在那里开过店,西边的那段则是当年的“海淘货”集散地,也是买手店模式的鼻祖道场。能够杀进长乐路也是我一直奋斗向往的目标! @陆坤(海派设计师)

说夸张一点,2006~2007年左右的长乐路,改变了我的人生方向。那时候我还是一名建筑师,一直非常关注城市街道的活力。在新项目里,我们使出浑身解数企图构建的城市活力,在那时的长乐路完美地呈现了。独立设计师用最简单的方式呈现了最真挚的梦境,非常打动人。以至于我改变了人生轨迹,加入到这个队伍里,成了一名独立的服装设计师

@廖晓玲(Content主设计师)

我的第一间办公室在长乐路瑞金一路,关门是“小蜗居”,推门是大上海。那时是夏季,天空蓝得很清新,偶尔有阳光洒落,穿透树荫都是斑驳的光点。沿街的饭店门口,除了排队的客人,就是偶然现身的流浪猫,呆久了会有点恍惚,分不清是2015还是1995

和比邻的淮海路不同,长乐路的老派是安静里透着狡黠。逛长乐路的人,奔的也不是国际 ,而是私家珍藏。这令长乐路充溢着神秘精巧的气息。

有一回,我午后在长乐路散步,迎面走来一对白发胜雪的上海老夫妻。男士穿西装马甲和卡其色绒裤,戴金丝边眼镜,手里拿着一个冰激凌。走着走着,他停下来,满脸笑意地把冰激凌递到女士嘴边:“来,再吃一口。”“伐吃来,再吃旗袍要弄龌龊了。”女士一边回绝,一边又舔了一下。

这也就是长乐路会发生的故事吧,我当时想。

@傅踢踢(自媒体人)

高中看过丰子恺的书,是一幅幅的小画,流畅简单,夹杂着戏谑的道理,后来读了源氏物语也是他翻译的,觉得丰子恺又会画画又会翻译,真是有才华。所以,在长乐路上忽然遇到他的故居,忍不住的小惊喜。还记得是一个雨天,给一个杂志拍内页,要拍的清新自然上海风格,就选在了长乐路的潮牌店和一家网红甜品,收工的时候看到。日子要走,路要改,潮牌也要更新换代,美食美景少不了供应,但是那些小语,那些画笔,那些美丽的场景,连带着长乐路,都在心里

@相杨(中国小姐)

信件通过门牌号找到收件人,除了邂逅,你是通过什么找回过去的温暖?——记忆。那些给记忆清晰定位的马路,那些确定的事物。

长乐路对我来说更像是女闺蜜,很多年前,我那帮相识于微时的女朋友们经常凑在这里。逛街,吃饭,喝咖啡,谈有的没的梦想。现在很多人已经离开上海,很多人为人母,可是想起这里还是会勾勒出布满青春的老上海。没有宏大建筑,也没新颖的地标,这条路只是把许多情调连缀起来,做成一首独立的诗

@祝小兔(青年作家)

长乐路,是学生时代,从午后到黄昏,怎么都走不厌的记忆;长乐路,是被蹒跚学步,牙牙学语的女儿牵着手,在咖啡店,茶餐厅,童装小馆内穿梭得不亦乐乎的岁月;长乐路,是选择装点妈妈和家人的服饰最不二的天地;长乐路,是我对上海这座生于斯长于斯的城市最不泯的眷恋

@陈诺音(主持人,SalondeLei创始人)

等我变成一棵梧桐树,我要站在长乐路上。第一次来上海,我在外滩拍了张照片,背后是和平饭店,风很大,我觉得上海好冷漠。后来我成了新上海人,渐渐发现上海的七情六欲都隐藏在纵横交错的小马路里,长乐路就是其中的一条。如果你没有为长乐路叹过气,你就不懂得上海。我刚刚搬来上海的那年,一个男人问我:你们女孩子都干什么呢?我说逛街吃饭呗。那天他带我吃饭,去了进贤路上的兰心餐厅,然后他带我逛街,沿着长乐路一直走,指给我看:这里是张爱玲小住过的华懋公寓,这里是周佛海的故居,这里的面包是当年法租界留下来的风味,还有个馄饨店,曾是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故事发生地。短短一条路,我走得脚软,好像走过了一个世纪。到了兰心大剧院门口,一张大海报贴在上面:一个人一张嘴,笑侃三十年。那个人叫周立波,我觉得这个人好有意思,心想一定要把他找来给我录节目。后来这个愿望实现了。带我逛长乐路的男人,他叫钱文忠

@李蕾(美的专业主义创始人)

我的第一份工作就在长乐路上,1999年,那时候互联网公司兴起。我还没毕业,在一家文艺网站做兼职编辑。公司位于长乐路一栋小洋楼里,进门要脱鞋,有阿姨为大家每天变着花样做好吃的。一楼运营部,二楼时尚部和电影部,三楼音乐部。外面还有大院子,老外同事们常常光着膀子搞烧烤啤酒趴,夜夜笙歌。而我对长乐路的印象便源于这份如今想来颇为梦幻的工作。长乐路上的小店,精致、洋气、上档次。有两家甚至只做熟客,遇到冒昧闯入的路人会说这件衣服已经有人订了。长乐路还有好吃的小馆子,门面不大,但坐下来吃总不会失望。因为我当时兼职的公司在长乐路近华亭路上,而那时候华亭路还是一条专卖外贸原单的步行街。所以,我最早的时尚启蒙也是在那里完成的。可惜那阵互联网的大风吹过之后,呼啦啦一片所有网站都倒闭了。我们那个每天烧钱的小文艺网站当然也倒的顺其自然。而我后来又去了长乐路隔壁的常熟路实习,那是刚刚创刊的《上海壹周》。总算赶上了纸媒的黄金时代! @藤井树(电影评论家)

2012年1/15日,筹备了两年多第一家上野,在长乐路139-5号落户面积25平方米。当时的我们怀揣着梦想,终于能在上海滩数一数二的潮流地带落脚。很幸运的是,就在开业前一天,当时即将要成为邻居的NPC主理人李晨,踏进了我们店,买了六七副眼镜,当晚还在他的微博上提到了上野,就这样,开业那天就有粉丝慕名而来,我们,便顺理成章的变成了潮流眼镜店

一晃几年, 小小的店面经常被挤爆。这些年我们也一直在等一个让小店变大的机会。2015年底社科院告诉我们npc边上有个100平米的店铺两个楼层问我们要不要?当然,当时也告诉我们可能只能开到2016年底,等于只有一年时间,我们没有犹豫马上就答应了,因为这是我们的起点,我真的很想让他变大变漂亮,能提供更好的服务!所以即使只有一年时间,我们毫不吝啬的将新店装修成了一个,直到现在在我看来也是上海最时髦的眼镜店了

很幸运的是我们在这个酷似时空隧道的店铺里,服务了两年,说再见是一直都有心理准备的,但我们没有遗憾,因为离开也是另一个开始,我们一直都在! @上野Yooni(上野眼镜店主)

记忆中以前来上海都会逛长乐路,还有新乐路,小马路边有很多上海特色小店,好想在这周边租个老房子住下来

@周韦彤(知名模特、演员)

独自漫步在宁静的长乐路,我时常会路过“蓝印花布纪念馆”,时常会想起馆主,她是一位和蔼可亲的日本老人,叫久保麻纱。为了心爱的蓝印花布,她来到上海,把上海当做第二故乡,在这里推广蓝印花布的文化。希望通过她的设计与传承,使这门古老的技艺再现光彩。当我穿进弄堂,转到纪念馆的院子,只见几挂蓝印花布在阳光下呈现美丽而质朴的蓝色,仿佛又我回到了僻静的乡村。而今,她已经离我们远去,但是,我眼前还浮现出她朴实、安详的脸庞。百年长乐路留下多少感人的故事,值得我们慢慢去品味

@周培元(景观设计师,建筑阅读行走达人)

长乐路曾经是有人物,有故事,有历史的路。从汪精卫到张爱玲、钱钟书,这些名字都和这条路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曾经几何那里有赶不完的时髦,逛不完的个性小店,可以称为“上海的里原宿”。ACU,NPC,SSUR ….许多就算不买逛逛也开心的潮店。而今却一切慢慢变成回忆,来不及说再见… @王杨(曾获IF设计大奖,良设设计师)

我们就沿着这条路走,路过长乐路672号,他说,我以前在这里工作过,人美的编辑,带出一段他年少轻狂的往事。从长乐路兜到陕西南路,到淮海路,到东湖路,东湖路17号,我说,我以前在这里工作过,青年报的记者,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也带出一段年少往事。我们围着这个街区一圈一圈地走,走到早点摊出来,坐在路边,吃碗小馄饨,天亮了

@贾布(特展专家、策展人)

相比平行的淮海路,长乐路本是上海人更贴心也更雅致的生活文娱之所。路很长,某一段是上海港式茶餐厅发祥地,再多行几步又有几家低调的咖啡馆藏着好蛋糕。兰心大戏院与锦江饭店对望,无数次路过地,看着它们被落日余晖染成金色。寂静的里弄深处,花园洋房树木繁茂,转角不期然遇见一大簇蔷薇盛开。我去过长乐路上的“一妇婴”,迎接好友的第一个宝宝;还有两家美术出版社,翻过各种各样连环画。但大概不会有人知晓,赫赫有名的“振鼎鸡”最初正是在长乐路42路终点站发迹的,当时地方小,人行道上摆出桌椅,附近锦江饭店的员工也来吃午餐,鲜嫩的白斩鸡配浓香四溢的面。就如同这个城市的许多小繁华,都是在此蓄势待发,向东南西北延伸开去

@指间沙(原上海壹周娱乐专栏作者)

听说长乐路的街铺面临拆迁解体,才发现一晃已经十五年了……2003年9月28号ONEBYONE在长乐路290号开设第一家分店,2006年出现第二家设计师品牌店,2009年的时候达到鼎盛时期,短短的一段马路有8、9家的样子,后来长乐路成了潮流文化的聚集地,也是外地年轻时髦的游客必到的购物场所。现在大家都各奔东西了,我相信还会有下一个场所,因为年轻人总会自发地聚到一起

@翘翘(设计师)

惊喜常常在这里不期而遇,打火石一样,擦出一枚亮闪闪的火花。有一天,清晨过后中午之前,我包裹着大衣,沿着长乐路疾步而行。街边的店大多还没开。上锁的橱窗里,一件黑上衣白裙子的礼服安宁地站在那儿,在我左侧的余光里后退,像窈窕的赫本在不开灯的房间里休息,闲适地看我赶路。骤然停下,我隔着玻璃望向它,就像《蒂凡尼的早餐》里,赫本看向橱窗里。蜷缩在大衣里的我想着,冬天过去之前,我会来把你带走。一个同样阴冷的午后,我突然想起它,像是怕它先随别人离开那个安宁的窗户,一个转身拦下车子从十公里外来找它。好在,它还在,就好像看到约好的朋友,我迟到了他还在等我一样如释重负。于是,在这个冷得很提前的冬天,穿着它,领到了我第一个职业领域重要的奖项,就像偶遇它一样,又偶遇了一次惊喜

@周瑜(上海电视台新闻主播)

那些给记忆清晰定位的马路,那些确定的事物:建筑,门牌号、店名、熟悉的打招呼的店主,记忆中的商品。是这些温暖的细节。

长乐路有她独特的魅力,其实我爱她的原因除了她之前是一条有着人文历史,有故事的马路外,现在也成了潮牌,美食的聚集地。午后,在老洋房巷子的最深处,推门进去会看见满院子的花花草草就会知道,店主或许是一位园艺爱好者。如果想在下午找一处安静的地方看会书或聊聊天,这里会是你的秘密花园。一个安静得让人不忍心大声说话的小院子,配上满眼的绿植和淡淡的咖啡香,这间“世外桃源”般的咖啡馆让人心动不已。逛累了在店里喝个下午茶,一份蛋糕加一壶果茶,就可以“呆”一下午,慵懒地斜靠着享受冬日大太阳的温暖

@金晖(新民晚报.新尚主编)

2000年我还在设计学校,即将毕业,学校安排做市场调研,我选择在长乐路上进行市调,因为那时的长乐路是有几家独立设计师店,我当时觉得很有时尚氛围和特色,最后一条街走下来感受到那时的长乐路是上海 的创意时尚店铺街,然后我就很希望将来能在长乐路上开一家自己品牌的概念店,后来我在富民路长乐路开了店实现了当时的目标

@李鸿雁(设计师)

长乐路就是我上学的时候老去,因为我大学离那里近嘛 ~ 又是学艺术的,就老喜欢逛一些长乐路衡山路这种地方找灵感

@许继丹(环球小姐)

我在读高中的时候第一次接触,记得那个时候的长乐路还是很鼎盛的,03年我从日本回来后又去逛过,因为身边有两个朋友在长乐路开店,所以经常会去支持一下

@淳子(造型师)

以前超级喜欢逛长乐路,尤其是瑞金路到成都路那一段。每次都从西头的瑞金路开始逛,一直往东头逛过去。最早的时候大多是外贸店,并不讲究陈列那回事,而我最喜欢的也是那种满满当当哪哪都是衣服的店,一头扎进去就不愿意出来。那时候的外贸,都是真的外贸,不像现在,随便写个名字就好。后来,多了很多设计师的店,让这条街的品质感一下子提升,从服饰到陈列,逛的人也就也跟着讲究起来。遗憾的是,这条街终究是没落了,现在再去,已经冷冷清清,只能成了回忆了

@阿秋秋(时尚博主)

长乐路是我儿时记忆里对上海最初的印象。因为姨妈一家住在长乐路一栋花园洋房里,小时候每次来上海,印象里就是这条长长的马路,和马路旁边一座绿树环绕的小公园。后来自己移居上海,才发现,那个小公园原来就是襄阳公园。那长乐路上的服装小店,是刚来上海时最爱的地方,消磨了许多周末的好时光。后来,因为喜欢法租界的环境,自己的家就落在长乐路尽头和镇宁路交界的地方。常常在一些风和日丽的日子,步行回家,逛逛路边小店,是在上海尤其是法租界生活的乐趣之一… @王陵(蝶亿时尚)

2000年到2007年,我都住在上海的华亭路。那时候,华亭路的服装都差不多撤了,长长的长乐路就成了我的乐园,吃喝玩乐都指着它。那时候的小服装店还没那么多,也没有那么贵,好多好吃的店像新旺、以及隔壁的避风塘都是夜宵的好去处,长乐路上留下了好多我和朋友们的青春记忆。多年后,我离开了上海,再回长乐路,它更洋气了,年年岁岁,走在长乐路上的人变了,但不变的,依然是每个人走在长乐路上的人,那火热的对生活的爱

@王芸(知名编剧)

小时候我认识的长乐路只有锦江饭店这一段,老派的上海人结婚、谈生意、请客吃饭总是要去锦江饭店,花园饭店,长乐路上还有一个锦江饭店的后门夹在两个茶餐厅中间,大师傅们在此吞云吐雾。后来,我的朋友丢帕和zhuyi曾在对面一幢老公寓的楼上开过一家咖啡馆兼杂货铺叫“NAP CAFE”,是当时文艺青年们在长乐路上的一个据点。透过NAP的窗户,可以平视新旺、避风塘的竖幅广告牌,入夜,灯一亮,便是王家卫式的迷离。长乐路近瑞金二路有好多时装小店,都是借了石库门的一楼改建的,也算长乐路一景,只是今天已经不是小店最好的年代,不定那天就会被拆违。长乐路很长,每次都是只能逛一段,回忆也是

@吕正(萌芽杂志媒体人)

在“新X港式茶餐厅”还没有满大街的时候,去长乐路新旺吃点东西基本是到上海的标配。有时凑不上饭点,就去买个菠萝包。我有个00后的小伙伴就不理解,也是,她出生后,港式茶餐厅越来越多,口味也都不差。后来想想,可能也不见得真那么好吃,就是一种习惯吧,以及,以此为原点,前后溜达,到富民路,到陕西南路

@蒋瞰(青年作家)

每每想躲开人群,寻找深藏闹市中的一片安逸宁静之处逛逛,我都会来到长乐路。喜欢这沿途的花园洋房,弥漫着小资优雅的气息。一路上不乏有创意的小店,都是有品味的买手店主搜罗好看的衣服,每次都能选到一些心仪时髦的款式。近年在长乐路新开的United Valley更是潮人之地,不少环境独到,设计感十足的清吧坐落其中。喜欢Shrine,神秘的上楼机关进入到酒吧内装修复古别致,点上杯月桂女神和闺蜜好友慢酌一杯,非常惬意

@Sherman(上海半岛酒店)

印象最深的就是,好多年前我还在北京上学的时候,就知道上海有一本杂志叫《URBAN》但是北京买不到。借着一次来上海拍摄的空档,我一个人溜达无意间走进一家小店,抬眼就看见四五本不同封面的《URBAN》摆在桌上,当时给我激动的。也立刻对这家店、这条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后来知道叫做长乐路

@丁宁(名模)

2009夏搬入长乐路近华山路的一栋初建于1930年代末老房子底楼的一间小公寓,终于住进了心心念的上海老房子。办公室在新天地,骑自行车上下班远近刚好。那时还没有共享单车,骑的是一辆酷酷的带杠的捷安特。长乐路是自行车双行道但大多路段无自行车道,且当时违法乱停车严重,但好在从小练就脚踏车技,戴着头盔,自由穿梭在车流人流里也算潇洒。早晚通勤路上,最喜欢的就是等候红绿灯时停下来不慌不忙慢看马路的早晨与黄昏。梧桐树四季都美,一路上缀着的老房子各个都好看,街道永远忙碌,新开了哪家新铺子哪家店铺又换了招牌,上班的人和不上班的人都顶着可爱的市井气,仿佛路上的人都会和路名一样,都会有长长久久的快乐

@Echo Cao(独立设计师)

长乐路上,你逛着逛着,就逛进他人的故事里。这样的上海,让人温暖,最不能错过。

长乐路是一个有回忆的地方,老上海的旗袍、温婉的韩国美衣,时尚的独立设计师店在这里毗邻着,虽然现在去的少了,每每逛起总会又有些惊喜。记得好多年前有家自己特别喜欢的设计师店,后来因为长乐路的改造竟不知搬迁到何处,也会偶尔想念起这家店来。其实他们的服装特别青春潮流,和自己现在的着装风格倒不大相同了,透过这种想念似乎感到我对肆无忌惮年少青春的那些玩味呢

@蔡丹枫(财经主播,枫声传媒创始人)

开始记事起记忆里的长乐路,就好像贴着“潮人”标签的时尚idol,年轻、朝气、散发着金属色的光泽感。后来每每觉得眼睛饿了的时候,就会一时兴起漫无目的地去逛逛,看着玲琅满目的小店掩隐在上海老式街区的房子里,总觉得时尚背后透着一个个迷蒙的故事。长乐路的味道就像是上海姑娘,洋气却不张扬,清秀的外表下裹藏着一种内敛的坚持和无伤的骄傲

@雪瑾(上海新闻广播主持人)

长乐路在年轻的记忆里,一直占据一席之地,它与淮海路平行隔着一个街区,在时尚渲染中,保有自己的个性和特色。还没有淘宝的时代,逛街是休闲生活的重要一部分,也是必要的一部分,因为要买到美好的、极具个性的衣服,是必须要身体力行,付出体力劳动的。而为了提高效率,我总是会从长乐路开始,逛到淮海路,再到南昌路。长乐路的小店,品质较好,设计也新潮,也是开启逛马路之旅的 起点。在长乐路上,买到了结婚喜宴穿的大红色旗袍,短袖掐腰,露出圆滚的粉臂,手工刺绣,极具风韵又不失俏皮。在长乐路上,入手过好几件时尚孕妇装,让我在孕期也过了一把时尚孕妇的瘾。现在的长乐路已经不像之前那么风光,可是做为我穿衣实战经验的聚集地,在心里却有不可替代的地位

@卡萝儿(静安香格里拉公关总监)

长乐路上有一个上海滩老裁缝褚宏生的传奇故事,1918年出生的褚老在1998年年已80后,从13岁来上海,16岁入爱文意路486号(今北京西路)旗袍店学徒已有64个年头,学徒3年,跟师傅做3年,自从给黑白片影后胡蝶做了件"蕾丝旗袍"开始在魔都上海成名,连杜月笙本人亦找"阿生师付做长衫,女儿找他做旗袍,一时名闻沪上…80岁的褚老讲了一句"旗袍是要订做的"的话打动与改变了当时还三十出头周朱光的一生

@周朱光(长乐路瀚艺旗袍店主)

作为一个前媒体工作者,逛街曾是我工作的一部分。长乐路作为魔都的时髦地标,自然没少逛。我一直觉得长乐路很长很长,常常大半天过去了,还没走到下一个路口,因为它值得用双脚实实在在地探索街道两旁每一家小店的精彩。如今离开了媒体,离开了魔都,我还常常想念长乐路,以及周边的那些小马路。我期盼着女儿快快长大,等到她懂得臭美的时候,做我的逛街搭子,一起再逛长乐路

@李牡婷

在我的印象中,长乐路是整个上海的缩影,它既藏得住深巷里本帮菜馆的黄酒香,也容得下各种叛逆不羁的原创潮牌。一草一木都能在此处蓬勃生长,他们互不打搅,却又各自舒展开惬意的姿态。长乐路无疑是美的,沿街的老宅隐匿在繁茂的梧桐枝叶里,若是天晴,阳光会在柏油马路上投下细碎的光斑,若是下雨,湿润的空气仿佛带着哀愁,欲语还休。或许是张爱玲曾在这儿住过的缘故吧,这条马路也沾染了她的几分灵气。锦江饭店对面有一家不起眼的家常菜馆,十多年前曾和母亲一起去过,那时的我刚工作不久,用为数不多的工资请她吃了一顿饭。前段时间偶然路过长乐路,惊讶的发现那家店依旧在营业。时光匆匆而来又呼啸而去,对这条马路却格外留情。长乐路很长,爱上这里却只在瞬息之间

@stella gu(浦东香格里拉公关总监)

2000年我为了给自己寻找一件精致优雅,又充满仪式感的旗袍时,曾跑遍上海的旗袍店也没有找到一款心仪的旗袍,最后终于在长乐路一家叫梅楣的旗袍店找到了从做工、质地到设计各方面都令我比较满意的旗袍。可惜的是梅楣旗袍店没有坚持,听说改行去做了房地产,而我却因为旗袍的情怀,开始了“庄容”的海派旗袍、礼服、高定之路

@章亚华(庄容旗袍店主)

长乐路的时髦已经有些年头了,差不多十几、二十年前我就在那儿逛了(暴露年龄了)。长乐路是三分时髦平天下:中式服装定制店、独立设计师品牌店和潮牌一条街。我和一帮闺蜜喜欢逛的自然是陕西路到石门路这一段的独立设计师品牌店,是的,不是所谓的外贸店,也不是如今还让长乐路拥有响当当名头的陈冠希等人开的潮牌店(那是比我们更年轻的小孩们喜欢的),我们一帮自诩对生活有态度、不将就的女人,爱的是同样有想法的设计师们的心血之作,常常是5、6平米的小店,都会有意想不到的大惊喜,哪怕有时贵得超出了不远处的锦江迪生,但要的不就是这份“懂我”的 的美吗?可是后来,“长乐路已死”, 随之而来的是“巨富长”,这条像东京里原宿一样的创意设计师品牌聚居地的,马路再也不是我们的伊甸园,当时的朋友也走着走着就散了。但它记录了我的青春,以及那时为买买买敢于一掷千金的勇气

@樊冰

从2002年圣诞到2009年10月结缘于长乐路,那时我就职于一家时尚公司,它位于锦江迪生的顶楼。我小小的办公室有一大扇斜面通透的大玻璃窗,有时,或思考或发呆的时候望着窗外,满满就是长乐路的回忆……还有那个时候的新旺茶餐厅的早餐、对面的台湾卤肉饭等等。对女生而言,时尚小店是不可错过的打卡点,甚至现在的我还依旧保留着十几年前在长乐路入的衣服、配饰

@Natalie ZHANG

记忆已模糊不清,在1999年来到上海定居后,似乎当时的上海只知道两家法国人开的餐厅,一家在武定路,听说还在,另一家便是坐落在长乐路乌鲁木齐路口的这家“Café Montmartre蒙马特”,很多年前喜欢来这里的缘由很简单,因为它温和,让人没有法餐天生的那副距离感,但一切都是法国的样子。以前没有“熟食专柜”,虽然很小的一个冷藏柜,可看到的都是最典型的法国熟食,猪肝酱,猪脸酱,几款上好的奶酪,典型的胡萝卜色拉,有点热乎乎的家常法棍,再带一些甜品派类,看似简单,但已足以让法国人解乡愁...这就是我对长乐路的眷恋,小欢喜,淡淡的,不想做饭时,就会想起它,走过去点几个外带,手上拿着热乎乎的法棍,忍不住扳下一块吃上一口,即使走在冬日的长乐路上也不觉得冷…… @戴娣(OSHADAI设计师)

长乐路, 时髦,小惊喜,有收获,虽然天南地北的走来走去,购物的欲望越来越低,购物的要求却越来越高,但长乐路还是在上海为数不多,仍然可以找到一些好东西的街道。看看我衣橱里的“战利品”吧,这条我出门必带的大花喇叭裤,得到过多少次羡慕的赞誉,那条古怪简单,黑,金半圆组合,无它不可的项链也是出自长乐路。我想逛长乐路,不会让你觉得太失望

@Denise(Suzhou Cobblers设计师)

有一次无意经过长乐路的一片民居门口,看到上面挂着丰子恺故居的牌子。1954年-1975年,丰子恺先生和家人就居住在长乐邨39弄93号,一栋三层西班牙建筑风格的小洋楼,被丰先生称之为“日月楼”。丰先生在这里完成了日本平安王朝的女性作家紫式部所著的《源氏物语》的中文译作。也出版和创作了许多我们非常熟悉的漫画作品。文革后期,老先生的家人搬离了此处,直到2009年孙辈们又买回了二楼和三楼,还原了部分当年故居的模样,以纪念馆的方式对外开放。可惜一楼的住户觉得生活不便,一度曾被关闭,也不知近况如何了

@茶七

上海小马路每条都有不同的气质和标签,约十年时间里,看过长乐路的风云变幻和回归本真,看过路边店家门头的不停更换和更新,从普通印象中的潮牌街到设计师品牌聚居地再到一波一波热潮,褪去回到真实平静的上海小马马路。鼎盛的时候,门店橱窗和空间设计一个比一个好看,后面开的店家总想用更多的心思去胜过前面开的前后左右的邻居。这整个十年期间,习惯性地,我们的生活和工作沿着长乐路的轴线延伸,在长乐路西段和东段一共有6家门店是我们Culture Matters在运营。我们一直在留意是什么样的人在喜欢和关注长乐路、是什么样的故事经常在长乐路发生。认识了越来越来的朋友,习惯性的加班晚了会去哪家店吃点东西再回家,哪家店的水果比较新鲜,哪个小公园角楼的小猫咪又变胖了。习惯,已经变成我们在长乐路的关键词,我们习惯了10:00-22:00在长乐路做事,客人习惯了只要是这个时间来我们一定会在,客人介绍朋友过来也习惯性的想起我们在长乐路的某一段… @田波(长乐路Feiyue飞跃店主)

2013年,我在长乐路自家的院子里“种了一亩棉花田”,实际上,棉花田是一家实验店。店里的衣物不一定大多数人会喜欢,但凡试穿过棉花田衣物的朋友们,只要你有“原来衣服还可以这么穿”的想法,那我们的目的就算达到了

@减减(长乐路棉花田店主)

从小生长在上海的我对上海的静安和黄浦有特别的喜爱。2013年底,我创立的Le Mieux高级私人定制第一个Showroom就在离长乐路不到200米之隔的巨鹿路落了点,于是长乐路更成了我常去的地方。长乐路从黄浦、静安到徐汇、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她都优雅的存在着,是儿时的回忆、也承载着我们对上海未来的期待... @张瀚之(Le Mieux创始人)

长乐路开店真的是缘分。记得当时跟家人吃完保罗出来刚一转弯就看到一个门面出租 ,正好我当时上海影城附近的店面合约到期,想都没想就直接租了下来,可能是沾了陈冠希的光(陈冠希的点店就在我旁边) 店面刚开始就很火了。最开心的是我现在最好的朋友都是开店的时候认识的呢。16年因为生了宝宝又做了移民,放弃了实体店改微商了,长乐路那几年的美妙经历我会一直记着哦

@jing

这些温暖的细节,正是一条马路的百逛不厌的地方,是女生喜爱逛马路的地方。

十年前来到上海,作为学服装设计的自己,不论工作还是生活中最爱做的事除了逛街还是逛街了,对于那时眼光高,口袋不饱的我们来说,商场货太庸俗, 太贵,那去哪里能满足姑娘们爱时尚的心呢,也就非长乐路莫属了吧!直到现在它都是我必逛之地,外地的女朋友来也是先带她们去那里扫一扫货,你就知道它的地位有多重要了

@思季豆(金粉世家)

长乐路在旧上海叫蒲石路,是一条有历史的路。即便是在今天,转角遇见的老别墅还是充满了情调和故事。现在说起长乐路,一般印象中是老建筑与个性小店。往往忽略了每天人数吞吐量最大的——上海市第一妇幼保健医院。自从我外甥在此呱呱坠地,长乐路在我心里变得特别

@刘鸿雁(锦绣坊店主)

长乐路在我生命中是非常有重量的。一直以来对上海的印象是高楼大厦人流如织,但是8年前第一次踏足长乐路的时候,我发现这座城市还有这般闹中取静的街道,埋下我来这座城市生活的种子。很爱秋天,爱梧桐,爱落叶飘零灯光闪烁的午后,而长乐路上,一家家小店,就如同一个一个在这座城市里生活的人一般,以其独特的魅力感染着我

@carrie(大赞光合创始人)

2012年的12.21长乐路500弄的配饰工作室成立,为何记得真切?那是个据说要世界末日的日子。当晚我们在二楼的工作室举办party,大家聚在一起喝香槟庆祝余生!此后的三年我都浪迹在长乐路一带,弄堂右转三十步路是减减的“棉花田”一家隐市的欧洲独立设计师买手店,院子里两只硕大的鹦鹉每天说着半人半鸟的话。那时也经常拜访在人民美术出版社任社长的乐坚老师,人美的院子大得惊人,栽着仿佛已成精的百年古树,恐只有航拍才能发现的深宅大院! 长乐路每个弄堂走到底都是曲径通幽处,晃得肚皮饿了500弄堂底的花腰面正热气腾腾的等着我,老板是老上海亲自下面,中午排队,无晚市供应。仲夏黄昏老板一家门摇着扇子,在家门口几只冷菜一箱啤酒日子过得乐乐惠惠

@王丫丫(AMTF设计师店主)

我们在三年以前在长乐路觅得一间带部分院子的房子,在1251号。这个据点,后来成为了我们跟朋友们聚会的地方,还有还有我们的瑜伽教室。像敦煌画院的院长,上海实业的董事长等很多朋友都来过这里。而我们的瑜伽教室也有一百个左右的学生,他们来自九个国家。里面有我关系比较好的有法国人~里昂的妈妈,她教我法语幸会和再见。也有加拿大的朋友,她练习瑜伽几十年

@俞冰泉(华山路英九家具店主)

2000年初的时候知道了长乐路,经常会去淘外贸原单的服装。十多年过去了,后来自己从事了眼镜零售,第一时间就想到必须在长乐路开家眼镜店,专卖国外的小众设计师品牌眼镜,于是就有了JOHNIE&JENNIE这个集合店,成了潮牌店的店主,在每天来来往往的顾客中结识了很多朋友,有知名的明星,还有设计师、买手、媒体等等,闲聊中大家对长乐路都是怀有特别的情节的

@王爱民(长乐路JOHNIE&JENNIE店主)

曾经在长乐路开过一家小咖啡店。虽然只有潮牌,但我一直觉得长乐路跟咖啡很配。很喜欢它道路两边的法国梧桐。对于春天,梧桐飞絮使你思念;对于夏天,斑驳光点给你愉悦;对于秋天,满街的落叶使你回忆;对于冬天,光凸的树丫使你期盼来年新的开始。我喜欢坐在自己的店里望着窗外的梧桐,四季如一

@海子不死

不知从何时起,陆陆续续的看到这条马路关闭,那个老店关张搬迁,不知道这成了一个普遍现象的城市规划还是不凑巧的,集聚在了同一个时间段。一个城市的温度,特色,基调,不光是从人文地理上表现,更会从大街小巷的人情风貌上体现。从我个人来而言,为什么喜欢上海,不只是因为她是一个国际化大都市,屈指可数的国际金融中心,更因为这里的人文景观,海纳百川,有包容的一面,更有她独具一格的一面,让游客留连忘返的不只有东方明珠,还有形形色色的小马路,长乐路就是其中一条。如果一条马路不能逛,那就只剩下路的功能上的存在意义了。一条路不只是承载了多少过往车水马龙,还承载了多少人的记忆回忆,酸甜苦辣,就跟听到一首歌,就浮现历历在目的一段往事一样,踏上一条路,更会有时光倒流的感同身受。一片树叶,一个小店,一条马路,它们的存在在一个城市里都超出了它们本质存在的意义

@1v

作为一个毕业后就在上海工作的外来人员,忙碌的工作让自己没有太多的时间悠哉地享受生活,但繁忙之余,自己或者和闺蜜若无目的性,就会去一个地方,那就是写满时尚的长乐路,或许只是单纯的走走看看,或许并不是每一次都有美物被收入囊中,或许我根本不记得哪一家店的名字…逛饿了就觅一美食居所,给自己的胃以安慰~一天下来,视觉,味觉,听觉都有极大的满足,我想,这样的时刻也算给自己的莫大安慰吧~ @小胖妞菲儿

长乐路对我来说贯穿整个人生。高中在保罗聚会吃饭,去新康花园找同学玩必经的地方。浓密的梧桐树在夏天遮挡了炎热。青年时代逛小店,我酷爱的首饰,基本都在那里买 到后来,公司在巨鹿路,就更有机会经常在长乐路晃,意大利冰淇淋,茶具,越南菜,羊绒服装,栋梁的店,新开的网红咖啡店,小而经典的西班牙菜餐厅……去嘉里中心有好多条路,但每次总是选择从长乐路走过去,好像走在一条历史和现实的交界里。

@傅莎珈

似乎上海每一条梧桐小道都有说不完的故事,长乐路就是其中的一条,小时候喜欢牵着妈妈的手去探一家家小店,长大后长乐路又成为了潮流的代名词,而后各类个性食肆、cafe成为好友相聚的理由

@Amanda G

长乐路最大的特色无异于这些触手可及的海派建筑及老弄堂,那些在弄堂里的生活依然让人那样熟悉,滴滴答答的水龙头,长长的走廊,停放的单车……从飞跃,到涂鸦的滑板,专属的滑板鞋,明星同款的帽子……还有李晨和潘玮柏的NPC!长乐路上还有一个最西洋的古董店,里面都是纯英国的器皿和家居

@泡泡的番茄

回忆起那段每日骑着自行车下班,沿着绿树成荫的长乐路往西回家,许多街边小店带给我很多温暖时光。在这些小店中,特别吸引我的当数长乐路339弄1号的复兴古董家居店。在那里我第一次了解到了“Bone China”这个美丽的名字,也让我收藏了第一件来自皇家阿尔伯特古老的,乡村玫瑰系列老镇玫瑰咖啡杯。我以前上班在淮海路雁荡路,平行的长乐路是我回家骑车必经之路等于整条长乐路,一直到华山路转至镇宁路…熟悉或者去过的店铺太多,太多回忆。但最终选择了瓷器,我的最爱吧

@于溶

记得大学刚毕业那会儿还是个逛街小白,只知道逛淮海路上的百盛、太平洋那种百货商店。要说第一次好好逛长乐路还是外地同事告诉我的。每次她们来上海出差,都必打卡长乐路,不淘个昏天黑地绝不回去。后来我也从小白变成了熟客,甚至有国外的同事朋友来也会推荐他们去逛

@Sundayhe的卡农

我就推荐两个吧,一个是酒吧,一个是眼镜店。酒吧氛围很好,很安静,好像是日本人开的店。另一个是眼镜店,这家店的态度、品质和不落俗套的设计还是非常值得一去的

@李今

对了,不久前,我将分手饭的地点也选择了在了长乐路,因为钟意这这条路给我的“做人姿态要好看体面”的感受和力量。所以那天我微笑着,忍住没哭 我也坚信,长乐路也会再次见证我真正的重新体面。

选的不约食堂,就因为知道再也不会见了。你看我,分个手也矫情。

@快看天上 有猪在飞~~

小时候曾住在长乐路瑞金一路这边,小学是原瑞金一路小学,读至四年级迁至长乐路小学,这块区域早已是向明中学一部分。儿时的长乐路真的很长,以两个锦江饭店这块区域为界,过了瑞金一路的一段我把它划为东段,是典型石库门和老房子,因为这段有两个学校,所以儿时这段长乐路根本与潮流无关,沿街都是售卖文具兼零食的杂货店,当然那段当时没有延中绿地的,那块当时都是老房子

两个锦江饭店这段有最早的避风塘 对面则有一个古玩杂货店,他家的橱窗一直是我向往的,记得摆着一个胡桃夹子里那种木头士兵。

@乘着风

诗歌

《我把自己扔在长乐路上》

那时候我还年轻。初到申城

住在长乐路上

那时候,我急于打开秘密之门

我急于遇见星空,以及星空的光亮。

很多日子,我把自己扔在长乐路上。

扔在咖啡馆,扔在服装店

扔进角角落落

很多日子,我把自己扔进蒲园

扔进杨绛先生的《我们仨》里

扔在华懋公寓外。张爱玲的文字

砸出了时光的伤痛

是呀,我痴迷于传说也痴迷于新生。

痴迷于昨天的颜色今天的心跳

以及痴迷每一个崭新的自己

今天,当我回想起长乐路

足以让我掏出一切赞美

@瓦尔登湖(绍兴路瓦尔登湖店主)

歌曲

《长乐路情歌》

在喧闹的城市里面 有一个地方

那里的路很长 梧桐树站在两旁

咖啡馆们都躲在 不起眼的弄堂

人们标新立异 走的可爱匆忙

你说最爱那老洋房 刻画着时光

因为总有一天 我们也会变成漫长。

就像夏夜微风清凉 冬日暖阳

就像知道你在身旁 安心歌唱

好喜欢带着你 去吃新旺茶餐厅

你知道我心情 虽然你喜欢假装神秘。

看着你的眼睛 隔着桌子的距离

好像我的心 全部都融化干净

爱你一万年不算长 长乐路很长

长乐路也不算长 牵你手走很漫长。

爱你一万年不算长 长乐路很长

长乐路也不算长 我和你更长

爱你一万年不算长 长乐路很长

长乐路也不算长 牵你手走很漫长。

爱你一万年不算长 长乐路很长

长乐路也不算长 我和你更长

词/曲 @番茄炒蛋

留言:100人的长乐路故事

数一数呗,文本如有不足100个故事的部分,那是俞菱特意为你留白,请到下方留言,分享你的长乐路故事!


相关推荐:
年度最感动!长乐路100个上海故事,都看哭了

“巨富长”里头,长乐路最长,长到能串起许多条我常逛的小马路,于是我和长乐路的故事,往往都留在了路口街角:我的第一套西服是在锦江迪生买的,第一次书店里的约会在韬奋书局,第一次英式下午茶(也是约会)在ROSE咖啡厅,第一次在兰心看戏被放鸽子…终于有一天陪着我的新娘来做旗袍、订了锦江北楼(华懋公寓)的婚房…….路真是要够长,故事才够多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