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献上海图书馆:上海图书馆发现两部罕见宋元刻本

摘要: 元刻本《书集传辑录纂注》 宋刻本《杜工部草堂诗笺》 “这是我从事古籍整理20多年来第一次遇见,恐怕未来20年也难有这样的机会!”日前,上海图书馆历史文献中心古籍部主任郭立暄与同事在上图本部未编,古籍书库的一次清点整理中,从不起眼的故纸卷里发现了两部珍贵版本:宋刻本《杜…

元刻本《书集传辑录纂注》

宋刻本《杜工部草堂诗笺》

“这是我从事古籍整理20多年来第一次遇见,恐怕未来20年也难有这样的机会!”日前,上海图书馆历史文献中心古籍部主任郭立暄与同事在上图本部未编,古籍书库的一次清点整理中,从不起眼的故纸卷里发现了两部珍贵版本:宋刻本《杜工部草堂诗笺》一部一册,元刻本《书集传辑录纂注》一部四册。这两部新发现古籍,均为现存罕见品种,具有极高的文物及文献价值,可谓近20年来上图整理未编古籍最为重要、最引人注目之发现。

《杜工部草堂诗笺》五十卷,宋代蔡梦弼所撰,宋建刻本,存一册,为卷二十至二十一,共二卷,钤有“季振宜字诜兮号沧苇”印,为清初藏书家季振宜旧藏品。此本中国国家图书馆藏有一部,存三十九卷(一至十九、二十二至三十五、三十九至四十一、四十八至五十),也有“季振宜字诜兮号沧苇”印,由此可知,上图藏此册原与国图藏本为同一部,在流传中分离二处。此为南宋宁宗嘉泰元年(1201)成书后建阳第一刻本,刊刻精美。

《书集传辑录纂注》六卷,元董鼎撰,元至正十四年(1354)翠岩精舍刻本,存四册,为卷一至四,共四卷;有“至正甲午孟夏翠岩精舍新刊”牌记,“至正”二字留白;钤有“顾湄之印”,为清初学者顾湄旧藏品。此本今中国国家图书馆藏有一部,仅二卷(卷一至二),为明洪武修补印本。上图藏本存四卷,且未经修补,保持元本面貌。

在古籍善本中,宋刻本无疑是皇冠上的钻石。自明代中后期以来,宋刻本一直受到学者、藏书家的特别重视。早在明朝,宋刻本已有“寸纸寸金”之说。郭立暄介绍,此次发现的《杜工部草堂诗笺》刊刻的美观度高,且在传统文化体系中相当重要——杜甫诗研究一直是中国古代文学研究,中的重要环节,因而具有艺术上和文化上的双重珍贵价值。

杜诗集注可分为分类、编年、分体三大类,蔡笺本是编年系统中最为重要的版本之一。蔡笺本后有元刻四十卷本,经后人编次,凌乱错漏。黎庶昌刻《古逸丛书》曾据元本影刻,习见易得,学者使用较多;而此宋刻真本,尽管能保持文字原貌,因为残缺不全,反而没有得到充分利用。可以说,在过去相当长的时间,学者限于条件,大多只能依据一个误本作为研究的基础。近年,国家图书馆曾将馆藏两部宋刻本配合影印入《中华再造善本》,也只得四十八卷,缺了二卷。上图这次发现的二卷,恰好弥补这一遗憾,可以配出一个完整的五十卷本。

元代学者董鼎的《书集传辑录纂注》,为科举时代举子必读之参考书。董鼎族兄曾受学于朱熹门人,《书集传辑录纂注》为董鼎及其后代合编的一部围绕《尚书》展开的著作。此次发现的元至正,翠岩精舍本为董书第二刻本,明代未见刊刻;清康熙年间有《通志堂经解》本,较为通行,但文字有讹误。由于目前中国大陆收藏,的翠岩精舍刻本残缺不全,学者只能退而求其次,以清刻《通志堂经解》本作为工作本。上图原藏有一部翠岩精舍本,缺失第一卷及刻书刊记。这次又发现一部,二者相合,可配出一部完整的元本。

郭立暄说,两部版本的发现,不仅在于其目前在中国,大陆范围内收藏流传十分罕见,具有极高的文物价值;更在于它们的出现,促成了两部古书文字内容的完整,可为两书研究学者提供完整、未经后世淆乱的文本作为工作底本,也能为普通读书人提供一个更好的读本。

此次新发现的宋刻宋印本《杜工部草堂诗笺》,恰与国家图书馆所藏宋本同属清初大,藏书家季振宜的旧藏,原出一家,可以相配。延津剑合,历来是让人津津乐道的藏书佳话,“可遇不可求的书缘”。郭立暄感慨,此次发现纯为偶然所得,但也离不开研究人员的独到眼光,清点整理过程中,如若未能在第一眼间发现古籍的“身份”和价值,很可能就此再度湮没在浩瀚纸卷中。


相关推荐:
浅谈数字化图书馆中数据的保护与应用

量的数字化图像所需的技术上。数字化图书馆在保护珍稀书籍资料上将体现出不可忽视的作用,美国国会图书馆是美国最早进行数字图书馆尝试的图书馆之一,其美国的记忆影响深远,馆藏对象主要为美国的历史文献,包括历史照片,手稿,历史档案及其它文献等。而在中国,上海图书馆是国内建设数字化图书馆的先行者,目前已积累了相当数量的数字化资源,古籍光盘已达数百张,约8000MB影像数据,书目数据也正加紧制作,报刊索引也是全


繁昌县图书馆馆藏规划

合理规划纸质报刊与数字报刊的订阅比例、内容,坚持科普性、综合性、普及性、专题性相结合,纸质报刊侧重于科普性、综合性、普及性,数字期刊侧重于专题性、学术性、地方性。


西北民大十三年整理出版大量流失海外敦煌古藏文文献

此后,还将出版其他国家所藏古藏文文献。


《绍兴图书馆藏珍贵古籍图录》问世 探寻古越记忆

翻开《绍兴图书馆藏珍贵古籍图录》,你会发现:泛黄书影中不少有着修补的痕迹,而这些修补却并不是新的痕迹,很多是绍兴图书馆过去的古籍修复专家的功劳。


公共图书馆免费开放:不能限制任何阅读者

这么多收费项目,读者意见很大,媒体批评不绝于耳;■所有进入图书馆的人只有一个身份,就是读者;陈力,中国国家图书馆副馆长,研究馆员,博士生导师;国家和地方财政的投入是否能支持图书馆运转的全部开销;这在我国图书馆发展的历史沿革中,具有怎样的意义;高级职称或局级以上职务,才能办理外文借书证;可见,当时得到北京图书馆的借书证非常困难;到馆读者人数的再次回升,开始于2008年。


敦煌文献数字图书馆-扬州大学图书馆.doc 10页

日本所藏敦煌文献的情况十分复杂,主要分藏在龙谷大学、大谷大学、三井文库、京都国立博物馆、东京的书道博物馆、京都的藤井氏有邻馆、天理图书馆、大东急纪念文库、奈良唐招提寺、国会图书馆等处,还有一些在私人手上保存,数量难以统计。


图书馆报 2、出版人 3、图书馆情报学报

“图书馆”是一个外来语,于19世纪末从日本传到我国;[编辑本段]图书馆的服务设施与基本秩序;图书馆是为读者在馆内使用文献而提供的专门场所;图书馆基本秩序:1.严禁在图书馆内吸烟;保持室内整洁:禁止将食物及饮料带入馆内;爱护书刊资料及一切公共财物,请勿涂抹、撕毁、私藏书刊;它记载了从古至今人类历史的发展和演变;它是以文献为物质基础而开展业务活动的。


图书馆在数字时代会成明日黄花吗?

法兰克福德意志图书馆馆长伊丽沙白•尼格曼的设想又远了几步:“对于作为民族记忆的德意志图书馆,所有的传统和数字媒体到2015年仍会发挥作用。传统媒体可能会有突破性进展,比如会有人们完全可以在上面入眠的‘舒适书’,或者人们翻书页,它能自动朗读的书,或者是发出所描述地区的气味和声音的旅行书……”。


上海图书馆发现两部罕见宋元刻本

《书集传辑录纂注》六卷,元董鼎撰,元至正十四年(1354)翠岩精舍刻本,存四册,为卷一至四,共四卷;有“至正甲午孟夏翠岩精舍新刊”牌记,“至正”二字留白;钤有“顾湄之印”,为清初学者顾湄旧藏品。此本今中国国家图书馆藏有一部,仅二卷(卷一至二),为明洪武修补印本。上图藏本存四卷,且未经修补,保持元本面貌。


汉文化圈中的域外汉籍整理

根据史料记载,南北朝时期,我国即有文献传播至日本;那么汉籍在朝鲜半岛和越南的传播就更为久远了;这些存藏于各地的文献,具体有多少,目前仍未得到完全统计;对基础文献的收集和整理,也一直是我国文化界的优良传统;据文献记载,自宋朝开始,域外汉籍便陆续回传中国;以收藏界为例,近年来在中国拍卖会场屡屡出现海外回流文献;以商业行为将域外汉籍的原件购买回国,是一种重要的回流行为。


网友评论